www.959905.com--蓝调口琴网_天天美食网,

www.959905.com

来源:健康养生知识网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7年08月08日 15:41

  

  万贞见他来问自己的身份,稍松了口气,笑道:“我姓万,是个侍女。将军为族中后辈来请刘俨先生为师,巧了,我家主上便在这学馆里开蒙。”

  孙太后的目光从几名乳母和嬷嬷身上滑过,又环视了一遍四周的宫人,最后落在万贞身上,微微一凝,忽道:“丫头,你抱皇长子试试。”

  万贞冷静了些,长长的叹了口气,道:“这可能性太小了!我觉得我俩被惯性自动抹除的可能性都比被弹回去高。”

  万贞不再说话,但却忍不住摇了摇头,就她看到的明朝的这些宦官、宫女,表面上个个都驯服得很,但内里来说,各有各的性格。认真说来,骄气很重,即便是贵人的惩罚,他们也未必就甘心去挨。

  

  王婵叹了口气,苦笑:“殿下乔迁,宗人府和礼部事前没有人准备迎驾,帮忙安置;事后也没有人道贺、礼拜……就像你说的,只怕以后府里就跟当初的东宫一样,是不会有什么‘大事’的。”

  太子还小的时候,他们相依为命,这宫廷于她来说,虽不能安身立命,但也是牵挂所在,虽然束缚重重,却也能住下来;如今太子已经长大成人,父母双全,臣属当力,无论从哪方面来说,都不再需要她了。

  皇帝身边的近侍,离朝臣近,经常听得到皇帝和朝臣处理政务,政治敏锐度比之寻常后宫女子来要强。樊芝一开口,就先把来历和忠心都表白了一番,然后才开始辩解:“长春宫的外务有殿监徐公公主持,自不必奴说;单讲这宫中的内务,奴自接旨以来,每日白天五巡,夜间三巡,门户关防,兢兢业业;差事分管,侍从出入,丝毫不苟;至于贵妃娘娘及皇长子的衣食行止,奴更是每日亲自检视询问。若说远了奴照看不到,但就贵妃和皇长子的身周五尺之内,莫说有什么人动手脚,便是有只飞蛾,也早早地被赶开了。”

  万贞的手碰触到少年滚烫的肌肤,惊得魂飞魄散,终于回过神来,颤声道:“这不行……这可不行!不可以!”

  这和尚昨日初见万贞,便称她为“女菩萨”;今日拿着舍利子,确定了她与上师转世无关,便改成了“施主”;这时候,却又重新称她为“女菩萨。”

  秋风飒飒,她却惊得身上的汗干了又湿,湿了又干,偏又魇在梦中,无法清醒过来。

  周贵妃抱着孩子满脸惶急的走来走去,见到万贞进来,连忙叫道:“贞儿,快帮我哄哄皇儿!”

  景泰帝也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,见她服软,便也不再深里追究,退开几步,在床边的桌前坐下来,缓缓地道:“贞儿,去年几场大战,将国朝数十年累积消耗一空。国库空虚,年前收的秋赋连给有功将士犒赏都不够,更何况要支应整个朝廷的运转。户部指望着我从内帑中拨出钱来,可是内库一年的收入也只有那么多,接连几个典礼、节礼下来,早就用得空了。不瞒你说,我连你以前送我的程仪都派人拿去兑了,又让潜邸的总管私下找晋商、徽商拆借,才算把这段时间的账糊弄过去。”

  

  万贞赶紧表忠心:“姑姑吩咐,我不敢不用心。”

  如今小太子口口声声尊称着他“先生”,听他安排,无论礼貌还是程序都走得足足的。他不说尽詹事责任,至少推托之前也该看看究竟是什么事,否则未免失了一国宗伯,太子训导的身份。

  太子握了握拳头,一句一字的说:“小的时候,我喜欢赖着你,粘着你,一步也不离开你!那时候,我以为自己只是因为不得母缘,所以从你身上找补。可我长大了,连母亲都不再亲近信赖,却仍然深刻的眷恋着你,甚至除了你以外,再也看不到别的女子!我就知道这不误解!更不是错觉!”

  万贞见他是真的急了,便开口道:“你急也不在这一时片刻,雨停了我让人护送你回去。”

  胸怀激荡的群臣齐声应诺:“陛下守国不退,此战必胜!陛下万岁!”

  景泰帝为了酬谢部堂大臣同意他易储的功劳,给包括于谦、王直等人在内的近百名朝廷重臣赏了双俸,晋了官职。

  昭德宫上下人等虽然不知朱祐樘的真实身份,但却明白他对于主上的意义,一向照料用心。此时太子无故晕厥,饶是宫中规矩再严,众人也不由得面有惊色。

  钱皇后与汪氏本就相好,对她的境遇又怜悯同情,叹了口气,问:“濬儿,你怎么想的?”

  万贞好不容易终于从这和尚嘴里听到了一丝疑似可能回乡的办法,如何肯放弃?又问:“那么,大师,我如何才能解除与此间之缘呢?”

  少年看到她脸上的惊色,赶紧安慰她:“父皇已经命母妃身边的小宦官去锦衣卫首告石亨谋刺东宫了,并没有怀疑我。”

  万贞顿时默然。

  皇帝这一声“先生”对着太监喊出来,万贞顿时知道这穿红蟒袍的人是谁了。整座大明皇宫,除了自小陪伴正统皇帝,又替皇帝理政批红的秉笔大太监王振外,内廷还有谁能坦然受皇帝这一声“先生”的称呼呢?

  她住的这个屋子,很多摆设都不是她原来匹配的,从博古架上的摆件、桌上的斗彩茶具、壁上的书画、房中的笔墨纸砚,包括她眼前这盆石榴花,都是少年今日一件,明日一件,慢慢替换出来的。而同样的,少年也把她这里很多常用的物具,都换到了他那里。

  其时山中晨岚犹重,秋露湿浓,万贞披了件鹤氅,慢慢地沿着山道往外走。

  这样的郁愤,她对皇帝发作过,得到的只是疏远;对钱皇后发作过,得到的却是世人对她“嫉妒不贤”的指责;万宸妃她们将自己的儿女抱得死死的,却温柔的劝她“安分随时”!

编辑: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www.anpu119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