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599333.com九五至尊iii--教育技术通讯_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

9599333.com九五至尊iii

来源:健康养生知识网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7年08月08日 15:41

  

  对于一个一门心思独占鳌头的太监来说,自己在追随的主君心里,地位不是最高,实在很让他难堪,且不安。这种主仆间的小小隔膜,往日太子从不多言,今天他突然挑明了说,实在把王纶吓得冷汗直流,好一会儿才道:“都是殿下的恩典,奴婢岂有嫌薄之理?”

  万贞点了点头,也从车上拿出自己的记录本,跟着他一起进了后院。

  万贞道:“贵妃娘娘有事只管吩咐,奴自当尽本分,不敢说帮忙。”

  少年含泪道:“那你就霸着吧!我喜欢你这样霸着我!因为这样,才显得我无可取代,世间独一!”

  

  第一百零八章 绿树阴浓夏长

  万贞连忙依言行事,孙太后哭得忘我,被她抱着不能自残,却仍然使劲挣扎。万贞眼看不是办法,只得道:“娘娘,您别这样!您这样吓着小殿下了!再说,皇爷会回来的!会回来的……可是想让皇爷回来,您得先保重了自己,才能谋划啊!”

  秘个鬼!周贵妃虽然刚愎傲慢,缺少政治智慧,但那是宫斗里养出来的人啊,又不傻,沂王能察觉到的事,她怎么可能察觉不到?不发作,多半是因为她现在耐性比以前好了,知道王府现在少不得万贞,所以暂时容忍一下而已。

  小皇子脆声答应了,丢开小竹杆撒娇:“贞儿,抱!”

  东宫的属臣一填充进来,外务便基本上不用现问内侍,直接由太子詹事决断。至于内务,大太监王纶他受皇帝之命而来,知道皇帝调派他的目的,是为了使东宫亲近钱皇后,少受周贵妃影响,因此恨不得什么事都上手,什么事都管着。

  王纶是照着万贞的模样品格选人送过来的,多少有两分影子和万贞相像。可再像的人,终究不是他要的那一个,他见了没有欢喜,却感觉难受。只是他若因此生气发作了她,以后宫里的人怕便要会错意,背后说万贞的闲话。

  毕竟皇长子不一定能平安长大,即使平安长大了,也不一定就能成为储君;就算成为储君了,能不能登极,那也不好说……这么漫长的投资周期,只是阻碍一下宫人往小皇子身边凑,那实在不算什么深仇大恨。

  周贵妃被郕王妃一催,恼羞成怒,回头冷笑:“我的好妹妹,你还为她求药?当日监国盛宠唐氏,封娼女为妃,你竟半点都没看出来,那两个女人眉眼神态与谁相似吗?”

  万贞笑道:“将军这可猜错了!我家世居诸城,乃是不折不扣的汉家女子。”

  正常情况下,殿监是总管一宫杂务,并且负责外客来访接待的。别说是太后有赏,就是外命妇或者宫里低位嫔妃来请见周贵妃,只要没有仇怨,殿监公公都该用心招呼,让客人感受到待客的诚意。

  万贞大惊:“什么叫突然晕厥不醒?”

  万贞来这里大半个月,打听的消息也不少,平时听人说过帝后感情和睦,但心里却不怎么相信帝王家也会有“夫妻感情”这玩意。此时见到帝后二人的互动,明显属于相处日久,感情融洽的人才会有的默契,才相信这对少年帝后是真的感情不错。

  景泰帝冷笑:“说得再好听,终不过是些哄朕复储的鬼话而已!”

  

  自上皇复位以来,石亨被封为忠国公,特加恩宠,言听计从。在朝堂上势焰熏天,不仅亲属部臣经常冒“夺门”之功骗官,还有些贪图升官便利的官吏往石府拜谒,做了石亨的门下客。而石亨也以大权在揽自得,在朝中遍植党羽,排斥异己,以至于朝中官员在铨叙升迁时,有“朱三千,龙八百”的童谣传出。

  正统皇帝只有郕王一个同胞兄弟,因为储位早定,君臣名分确立,兄弟俩的感情反而保持得比寻常争爵人家要好。原来皇后不能生育,后宫无子时,为了防意外,明知郕王成年已久,阁臣们却不约而同的保持沉默,从来不提郕王就藩的事。

  樊芝见劝她不动,又换了个说辞,道:“万女官,你和娘娘患难之交,眼看皇爷准许娘娘参与射柳,荣宠在即,为了这么点小事闹翻,太不值了!”

  万贞却是困倦至极,闭着眼睛哼了一声。少年先起床就着梁芳送的热水擦洗了一下,换了衣裳,过来推她:“贞儿,起来吃饭了!”

  这个时代的人远行,亲朋好友有送程仪壮行的习俗。虽然数量大了些,但既然是程仪,少年倒不惮收她的银子,只不过时代不同,思维方式也不同,他的心思一转,道:“我本来想明年射柳前后帮你定一门好亲事,但现在情况有变,说不定射柳大会之前我就会离京。真正的高门大户,没有我后面撑腰,只怕你要嫁进去做正妻有点难。”

  这世上的人和事,即使贵为皇帝,也绝不能说就完全掌握住了人心。若是有人存了死志,一定要趁这个机会杀掉沂王,回到御船上,那不是送羊入虎口吗?

  万贞和朱见深一趟时光之旅,有没有隐患不知道,但耳目聪明的好处却是现在就体会到了。万贞忍不住一笑,道:“吴婧这眼力可真毒,难怪不过六年功夫,就从柜员小妹一跃成了整个手机卖场的销售经理。”

  万贞也意会过来了,少年在她面前,神态总是欢快活泼的时候多,不经意的时候,才会流露出那种倾举国之力培养出来的东宫太子的风仪。这两种神态,她最熟悉的当然是前一种,可下笔画的,却往往是后一种。

  不过边境四镇虽然战事不利,但蒙古是多年一直被大明压着打的游牧民族,民间风议虽然有些担心战事,但却不至于担忧。

  朱见深笑眯眯地说:“这段时间太忙,其实是万侍发现王纶行为古怪,朕才留心的。”

编辑: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www.anpu119.com all rights reserved